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网络文摘 > 百家争鸣

尽是西方妖魔化建筑物 北京不值得学习

来源:台湾中国时报 俄罗斯中文网
字号 T|T|T
时间:2009-04-18
 两千年时,我曾发表过一篇文章,赞扬了由SOM事务所设计的上海金茂大厦;该设计于二○○一年评选“新中国五○年上海十栋最佳建筑”时,得到廿一张不记名全票(中国评委十六位),可见只要真是传世精品,不管他是哪国人,我们都会五体投地欣赏和赞扬。

 建筑是反映人类文明的进程,创造明日更好(或造成更坏)的生活环境的科学、哲学与艺术的综合结晶。北京国家大剧院第一轮竞赛中,我也担任了评委,当时获第一名的作品,是由已故魏大中大师所设计的;那是一个大气磅礴和中西结合的方案。它符合以上这个定义的正面意义,但结果,这一轮不算,重来!魏大师不明不白地被篡位了。

 国际建协(UIA)过去廿多年,每四年一次都有宣言来呼吁:区域性的文化特色。像法国人设计的国家大剧院等妖魔鬼怪建筑物,在这些洋建筑师自己的国家是绝对不可能建成的。英国《建筑评论》杂志一九九九年一月号的社论中用“无法无天”来批判北京国家大剧院,其用字之尖锐是极少见的。哈佛大学教授、加拿大建筑大师Michael Kirkland甚至写信给江泽民说:“如果这个建筑能建成,那全世界的建筑教科书都可以烧掉了。”

 二○○○年八月十二日,加拿大《环球邮报》北京特派员Miro Cernetig发表了一篇文章“皇金蛋─价值八.五亿美元的中国领导人的宠物受抨击”。○八年,我应邀在哈佛大学演讲,得到国际上两本最权威的建筑专业杂志之一,英国的《THE ARCHITECTUAL REVIEW》在当年七月号的社论中,报导和支持了我的演讲:“彭培根教授:惩戒西方建筑师将中国作为他们新武器的试验场”,“惩戒”(CHASTISES)这个字在建筑界是绝少用到的,因为建筑设计是主观的艺术,谁也不能惩戒谁;可能是主编Paul Finch对这些害群之马的胡作非为,激起了义愤!

 贝聿铭大师有句最是致命的一针见血的评语:“美国的建筑法规规定大型公共建筑,在遇到火灾、地震或恐怖袭击逃生时,安全门外必须是室外”。而北京国家大剧院的安全门外不但还在一个大园拱的室内,而且还要跑二五○公尺(包括从人工湖的底下的一段)才能逃生;这是任何国家(包括中国)的安全审查都不可能通过的!

 台湾有些人对大陆过去近廿年中,出现了大量外国建筑师设计的“像穿了时装表演的衣服来上班”的建筑物,赞扬为:“中国的领导人有开放的胸襟来接受新鲜事务”,这是大错特错!这会严重地误导读者和社会的价值观。大陆的专家、知识分子和老百姓都是非常厌恶这种一知半解、凭个人喜恶的不负责任的评论”。西方建筑界有句名言:“对于建筑,好像谁都有发言权,但从专业角度来讲,只有建筑师才有发言权。”

 要了解大陆的建筑,就要了解中国从○三年(现任领导班子上任)以来治国的基本哲学理念:科学发展观及和谐社会;但很少人知道,这个治国理念,是来自○三年十月十四日,中共的十六届三中全会通过的《中共中央关于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》,这就是《五个统筹》。例如:“统筹国内发展与对外开放”,中国过去近廿年在城市建设方面,绝对没有做到这个统筹,对外开放开过了头!也没有好好地培养自己的民族建筑师。

 用温家宝总理在○六年批判的原话来说,“我国近年来,有一些重要的公共建筑物的建设和设计,是贪大、求洋、浪费国家资源和没有中国特色。”温家宝在○九年召开“两会”的政府报告中就说到,“…绝不能搞劳民伤财的‘形象工程’和脱离实际的‘政绩工程’。”其实就是指这些洋建筑大师设计是把中国当成新武器试验场。

 ○五年,王岐山当北京市长时也说过:“○八年,世界各国的朋友们到北京的时候,他们主要不是要看我们的高楼大厦,也不是我们的体育设施,最能给他们留下深刻印象的是我们的市民的精神文明面貌。”

 这些都应证了从○三年起,上任的中国领导人班子,都是专家治国型和非常务实的领导人。那些妖魔鬼怪的建筑物,都是前任个别的领导人好大喜功的海派作风,留下来的黑锅。(北京清华大学教授、大陆著名建筑师)
俄罗斯中文网版权及免责声明:

    1、凡注明“来源:俄罗斯中文网的资讯,版权均属于俄罗斯中文网,转载请注明“来源:俄罗斯中文网”。

    2、凡本网未注明“来源:俄罗斯中文网” 的所有资讯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服务大众,并不代表俄罗斯中文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。

    3、俄罗斯中文网(eluosi.cn)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,原作者未知,如因作品内容、图片以及其它可能涉及版权的问题需本站删除或者更新作者的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。

    ※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发送邮件到admin#eluosi.cn(@)